当前位置: 首页 > 忏悔之声

利剑高悬哪抵心如欲壑 狂买保险难保一生平安

来源: 时间:2021-11-11

基本情况:范海涛,男,汉族,1976年5月出生,江苏海安人,大专学历,1996年11月参加工作,案发前任海安市园林绿化公司副经理、工程部部长。2020年8月13日,范海涛因犯受贿罪、职务侵占罪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九个月。

“当时其他几个人都已经被留置了,我想我也是早晚的事,不差这一笔了,他能送过来我就收下吧。”就在海安市园林绿化公司副经理、工程部部长范海涛被留置前不久,欲壑难填的他依然向不法供应商丁某索要3万元贿赂,寄希望用于家人最后的保障。

膨胀放纵,贪欲洪水冲毁思想“闸门”

2014年9月,原本是私营股份制的海安市园林绿化公司被收归国有。借此东风,范海涛摇身一变,成为一名国有企业的工作人员,从普通员工到工程部部长再到副经理,范海涛的职业生涯可谓顺风顺水。然而,随着职务的晋升,范海涛的私欲不断膨胀,精神世界逐渐荒芜,他白天在单位上班对下属指点方遒,晚上则是各个承包商老板饭局的“座上宾”。就这样,范海涛在一声声“范总”的恭维中洋洋自得,在一次次推杯换盏中纵情声色,而他也通过这种纸醉金迷的生活不断地麻痹自己,消除内心的担忧与恐惧。在被海安市纪委监委留置后,这种声色犬马而又惶惶不安的日子终于戛然而止,范海涛慨叹说:“经历了太多灯红酒绿的生活,不甘心回到以前平淡的生活,这让我的心理严重失衡。”正如他所说,认识上的偏差、心理上的失衡就像一双无形的手,一步步把他推向了一条违法犯罪的不归路。

不择手段,只为填补内心欲望沟壑

侵欲无厌,规求无度。范海涛在痴迷于钱财中渐渐迷失了自己,对金钱的强烈欲望,让他的原则底线逐渐被击破。对内,他与公司内部的少数中层干部“狼狈为奸”,一拍即合,通过虚列支出套取公司改制款并多次私分,将公司资金40多万元占为己有。不仅如此,范海涛还召集园林绿化公司股东集资购买车辆,再返租给公司,通过签订虚假运输合同、虚构租赁事实、虚列运费支出等手段,先后10多次套取国有资金,变相结算租金合计100多万元。对外,范海涛也是“来者不拒”,深陷“围猎”与“被围猎”的圈套。海安机械承包商张某姐弟为了多做机械业务,加油卡、购物卡、现金通通塞进范海涛的口袋里。没有关系就经营关系,机械承包商尤某为了垄断绿化公司的业务,长期与范海涛交好,以人情、道德胁迫范海涛就范。从最初的几包烟、几瓶酒的“小打小闹”,到后来上万元的现金贿赂,范海涛将自己的人生道路越走越窄。

迷途不返,终究还是落得悲剧收场

一失足成千古恨,贪小便宜吃大亏。2016年,范海涛多次向苗木供应商丁某“抱怨”工资不高,都不够油费、电话费。丁某“心领神会”,在每年5期的草花填埋项目上虚报数量,每次结完款后都送一部分钱给范海涛,少则几万多则十多万,范海涛都是照单全收。范海涛所涉及的园林绿化公司的案件是一个窝案串案。2019年10月开始,园林绿化公司的多名领导干部以及丁某陆续被海安市纪委监委留置,继续在公司上班的范海涛如一只惊弓之鸟,惶惶不可终日。即便如此,在丁某解除留置回家后,范海涛多次暗示今年照……由于担心与绿化公司剩余的工程款拿不到,丁某只得又送了3万元给他。这3万元也成了范海涛“自取灭亡”路上的最后一笔贿赂。在明知自己违反了法律法规,并且组织已经掌握违纪违法事实的情况下,范海涛非但没有主动交代问题,争取从宽处理,而是心存侥幸,胆大包天继续伸手,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,不见棺材不落泪。

以情卸责,家庭变故成为放纵理由

思想差之毫厘,行径谬以千里。2015年,范海涛的姐姐和前妻在数月内相继因病离世,接二连三的打击让范海涛一下子有些招架不住。这期间,他经常饮酒买醉,浑浑噩噩,对个人以及家人的未来缺乏信心,试图通过购买保险谋求平安的保障。而正在此时,丁某带着钱物找上了他。在诱惑面前,他最终以“收下来给家人买保险”为借口说服了自己。他在悔过书里写道:在同案人员被留置后依旧伸手时,一方面,他想着“小女儿已经出生了,儿子也快高考了,我不能有事”;另一方面他想着“前面已经这样了,这关过不去了,拿了也没有太大区别”。正是在这种错误的思想认识下,范海涛将得来的不义之财用来交了保险费,想在案发后给家人留份保障,但保险不会给贪赃枉法之徒提供保障,畸形的亲情付出也粉饰掩盖不了违纪违法的丑陋行径。因为范海涛的犯罪行为让家庭失去了重要经济来源,儿女的生活没能得到保障,反而让家庭再一次面对离散。

主办单位:中共南通市崇川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南通市崇川区监察委员会

地址:江苏省南通市桃坞路44号 邮编:226000

中共南通市崇川区纪律检查委员会、南通市崇川区监察委员会版权所有,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